手機版 | 網站導航
觀察家網 國內 >

傳統影評如何面對新媒體

光明日報 | 2018-10-09 15:14:40

電影評論作為文藝評論中的一個分支,形態本身是多元的,并處于不斷的變化之中。在紙媒時代,電影評論可以就其發表媒體來分類,在學術刊物上發表的是嚴肅的文本分析及理論探討,在大眾媒體上發表的是面向普通讀者的影片介紹或觀后感。前者是學術領域的研究性工作,后者是大眾傳播領域文化消費的一個環節。本文所討論的“傳統影評”,主要指的后者。學術性電影評論的基本形態非常穩定,受新媒體的影響很小,而面向大眾的影評,從紙媒時代到新媒體時代,則發生了重大的變化——當這類影評的受眾從線下轉到線上時,正如麥克盧漢所說,“媒介即信息”,媒介不僅僅是內容的載體,同時也在塑造著內容的新形態。

在紙媒上發表的影評,只有極少量的配圖,評論中對情節人物的概述,對電影語言的分析,完全是通過文字來再現的。這種符號的“轉譯”,是傳統影評的重要特點。從視聽語言到文字語言,是信息的選擇、擷取、剖析,它必然會帶來信息量的流失,同時加入了評論者的感受與觀點。因此,傳統影評的“再創作”程度是很大的,好的影評人文字水平必然是很高的,好的影評也有相當強的文學性。

在這個轉譯過程中,影評的“評”,面向作品的主題、情節、結構、人物塑造、語言方法、美學高度、思想傾向等各個方面,在一篇具體影評中,雖然有所側重,但綜合性很高,并且有一個完整的邏輯過程。無論是一篇淺顯的,主要討論對情節與人物細膩感受的觀后感,還是一篇專業性較強的,對電影語言有相當素養的作品分析,更或是一篇站在產業的或電影史的角度進行觀照的評論,它們都需要一個邏輯推理過程。

傳統影評的這些基本特點,其實是一篇影評所使用的符號與符號的體量決定的。在視聽文化作品的傳播過程中,文字依然起著重要的作用,這是讀寫時代到視聽時代的過渡階段的文化現象。一方面,文字具有“間接性”,在描述與敘事上,不像影視是直接呈現的。但這種“間接性”,往往能融合進觀影者的主觀感受,并在“夾敘夾議”中,發掘出視聽語言背后的敘事與思想空間。另一方面,文字具有“抽象性”,它能將視聽語言的內部邏輯重新在文字層面加以整理與呈現,以一個線性的過程進行推敲與批評。文本語言的“直接性”與評論語言的“間接性”,文本語言的“具象性”與評論語言的“抽象性”,這二者的對立與統一,是傳統影評的一個重要特點。在文字語言對視聽語言的重構與剖析中,是文字語言內置的知識體系與邏輯方式,對視聽文化的一種接納與省視,同時在一定的技術條件下,這種傳播方式是更可行、更經濟的。

傳統影評的全盛時期,也是紙媒的全盛時期,是一個知識尚未與“付費”綁定、思想尚未被“流量”擠壓的時期。在學術性批評與商業性營銷之間,有一個以各級紙媒為平臺的文化傳播與交流的活躍狀況。而這種活躍狀況,在新媒體到來之后,有了一種質的變化。

新媒體在符號與符號的體量上都是對傳統的顛覆。新媒體首先提高了一篇影評中圖片與視頻的使用量。微信公號影評文章,經常安插電影海報、電影截圖、動圖、表情包等。這也意味著,這種影評已經是一個富有設計感的文化產品,而不是簡單地就某個電影提供看法。

微信公號影評文章,一般都有相關的截圖或動圖,然后是簡潔的文字分析。兩種語言之間的“轉譯”被取消了,而評論的“再創作”也大為削弱,文字明快、簡單,觀點部分用黑體字標出。這首先是技術帶來的進步,特別在分析演員演技與電影語言時,寫上十句的功能性還不如截取一個幾秒的片段。但技術帶來進步的同時,評論在思想上的幽微深入沒有得到推進,反而有所回撤。評論過度地與視覺性畫面相結合,并且盡快給出結論,使評論產生的效果更多在于情緒及觀點的同化,而不是在一個思辨的推進過程中,無法容納更多的思想參與。

在放大影評“可視性”的同時,是新媒體時代影評的“碎片化”。紙媒時代,內容通常都有一定長度。長度過短的內容,只有很少的部分進入書面語言的內容體系,這其實是載體有限的一種自然的淘汰功能,把一些內容泡沫局限在口頭語言,只占用時間,不進入空間。但隨著技術進度,載體的信息承載功能加大,特別是在即時通信與社交媒體出現后,越來越多口語內容進入了媒介空間。信息以極大的增量噴涌,而同時大部分都是碎片化的,乃至是泡沫化的。體現在影評上,就是短評的增多。

從評論的角度上看,短評就是一個碎片,經常直指作品的藝術價值與社會價值之間的聯系,并且態度鮮明,帶有強烈飽滿的情緒,能引起巨大的共鳴。問題不在于“碎片化”本身,而是當受眾的注意力完全被碎片化的東西吸引,導致整個受眾群體的閱讀耐心乃至思想能力下降。這是一個技術進步中的心理與文化問題。

在這樣的新媒體形勢下,傳統影評的主要變化是向著視覺化與碎片化的方向改變。在這個過程中,同時被加深的還有影評的營銷屬性。傳統影評更多的是個人意見的表達,“軟文”占據不了影評的主流。而在一個流量經濟的時代,點擊量可以折算為廣告費的時代,影評的市場性加深了,電影類公號很難抗拒來自影片營銷方的誘惑,營銷性的影評越來越多。

在今天,技術的進步帶來了交流的便捷,但并沒有提高交流的質量。平臺的開放帶來了話語權的平等,但眾聲喧嘩并沒有提升思想的高度。對于受眾而言,更為扁平的信息世界,帶來的是更為膚淺的內容,帶來更多的是對注意力的誘導,讓這個注意力不成長為思想力,而被馴化為消費力。在影評這個很小的文化類型里,亦可明顯地感受到這一點。

但是“可視性”與“碎片化”成為主流時,并不意味著文字為主的傳統影評已經完全失去了自己的領地,走向消亡。一方面,依然有影評人“故步自封”,堅持原有的寫作方式,寫作文學性與思想性較強的影評,始終以審美上的素養與思想上的洞見取勝。這些影評感性與理性兼備,在電影文本、大眾心理與道德意義之間游走。它不是那么短平快,但更耐咀嚼,更有啟發性。另一方面,這些影評也依然有相對穩定的讀者群體。它的閱讀量不可能是“10萬+”,但往往一篇好的影評,也有數千閱讀量。這是一些有著良好的閱讀能力與思想能力的讀者,在評論區里往往能看到他們對影評的精彩回應。從讀寫時代到視聽時代,是一個文化從精英向大眾的變遷過程。技術的進步,帶來的是大眾文化的狂歡,但從文化結構的角度上看,工業化與“匠人精神”、速食化與深度追求,都是一個時代的一體兩面,從不同角度可以見出不同的顯與隱。深度內容即便不再占據話筒前的位置,但依然顯示出人類對知識與思想、邏輯與想象的必然需求。

新潮漫涌,靜水流深。這個時代對信息量與信息速度有著巨大的需求。一篇好的“這個時代”的影評,反應迅速,信息真實而豐富。但同時,不那么追求時效性,給出一個精妙的推理過程與思想維度的評論,也永遠有它的位置與支持者。

時代在變,媒體在變,但依然也有不變的東西。在浪潮之中,捕捉到時代的需求與堅持真正的價值,都同樣是珍貴的。它們是互補的,共同組成此時此際的文化生態系統。

(作者:蘇七七,系著名影評人)

  • 標簽:中國觀察家網 中國綜合門戶網,商業門戶網站,新媒體,網絡媒體,新聞,財經,體育,娛樂,時尚,汽車,房產,科技,圖片,論壇,微博,博客,視頻,電影,電視劇

相關推薦

媒體焦點

街机中国龙1中文版安卓